首頁 > 教育頻道 > 教師驛站 > 正文

鄉村教師田軍:堅守大山中 惠澤山里娃

出身農村,回報農村,本著這個念頭,1998年,田軍在師專畢業后就回到了家鄉思南縣張家寨鎮,開始了自己教師的職業生涯,2008年,通過特崗教師招考,田軍來到了思南縣鸚鵡溪鎮踏溪村沙溝小學林松茂教學點,之所以說是教學點,是因為學校不僅規模小,就連學生也很少,1年級5人,2年級6人,兒童班8人,學生總共才19個人,而學校正式教師才有3名,雖然學生少,但是老師年齡大,師資力量嚴重不足,一個人需要負責一個年級,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。

微信圖片_20191123132014.png

沙溝小學林松茂教學點內的學生普遍來自鸚鵡溪鎮沙溝村及踏溪村,當地貧窮落后,農民外出打工比較多,學生幾乎都是留守兒童,學習自覺性不足。田軍作為學習的領頭人,自覺擔當起了多個角色,他既是老師,也是“校長”;他既是“教務主任”,也是學生營養餐等后勤保障的負責人;他既是學生在校期間的“父母”,也是守衛學校的“保安”。大小事務,他都一肩挑。雖然田軍也有過多次有機會到更好的鎮上小學教書,但是為了不辜負村民的期望,他還是選擇了堅守在這所小學。田軍告訴記者:“很多年輕的老師來到這里,受不了環境的艱苦都走了。但我選擇留在了這里,我舍不得這里的孩子們,還是覺得這個地方好。” 而后,他又緩緩地說出了一句:“孩子需要老師,我不能走,也舍不得走。”三尺講臺育桃李,一支粉筆寫春秋。田軍對沙溝小學林松茂教學點內的點點滴滴都有了深厚的感情。

微信圖片_20191123131906.png

現今,學校在職的正式教師平均年齡都已達到了50歲,師資力量嚴重不足,教學器材也格外緊缺,學校廁所年久失修變得破敗不堪。種種苦難擺在田軍面前,田軍說,“對比任教初期面對學校近200名學生和現在不到20名學生,他能適應和理解農村村級小學撤銷并帶來的教學現狀,但每一個適齡孩子得到公平的受教育機會,是我們每一個基層教育工作者的使命,教育是個良心活,哪怕還剩下一個孩子,他和其他老師也會堅守到最后。”

微信圖片_20191123131951.png

扎根基層教育21年,田軍初心不變。在銅仁,還有更多數不清的“田軍”們,依然在鄉村基層教育的土壤里默默耕耘著。(銅仁日報融媒體記者 楊陽萌)

編輯:滕娟
相關閱讀
0
一分赛车开奖结果 10分赛车计划彩虹 福建11选5-一定牛 六肖中特期期准+铁算盆 科乐长春麻将苹果版 青海11选5啊彩网 360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投注 姚记电玩app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大透乐是什么时候开奖 亿赢配资 天津11选5前三走势图 三个半波中特论坛